前陣子為了「漫遊」而靠近班雅明,

因此看到一些足夠消磨一下午的話。

以下。

 

班雅明的說法更為直接,

他察覺到憂鬱病症的人與外部世界間的媒介常常是物而不是人,

這是一種真正有具體意義的媒介。

準確地講,患憂鬱症的人多被死亡的陰影纏繞,

因而他們最知道怎樣閱讀這世界;

或說,

這個世界僅僅對周密詳盡地解讀它的人─憂鬱症患者─呈現得最多。

越缺少生命力的事物,

越需要更強有力和敏銳的頭腦去思索它們。

 

作為一個收藏家,

班雅明始終保持對物的忠誠,同時只把它們看作物。

據舍萊姆講,擴大他的個人藏書─包括許多初版和珍版書籍─是班雅明傾注最多熱情的活動。

他的藏書並非用於專業用途,

而是被他當作冥想的對象和引起沉思的媒體。

 

從性格上,班雅明極為反感對事物作平庸的理解。

「所有致命的出擊都發自左手。」

 

如他的好友和追隨者阿多諾所說,

班雅明批評的基礎主要得自於他那種顯微鏡式的觀察,

並結合了對理論分析的有利控制。

 

把一件東西縮小為的是便於攜帶,

對於漂泊者和流亡他鄉的難民,顯然是再理想不過的占有物品的方式。

班雅明是一個漂泊者,

因為總是四處遊蕩,又是一個收藏家,常被占有物所累。

縮小也意味著使其無用,

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講,把一件東西縮小到超出正常用途的型態,

變是把它從原來的意義裡解放了出來。

 

班雅明的行文似乎生來就不是循規蹈矩的,

每句話讀起來都像是第一句或者最後一句。

「作家必須再寫完每一個句子後停下來,然後重新開始」他寫道。

 

以上各段節錄自蘇珊‧桑塔格所寫,為某一本書的前言。

以利大家更了解班雅明。

 

而我對班雅明的認識,

也首先來自蘇珊‧桑塔格的行文。

 

觸碰到我心中的,

也許就是他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

 

 

漫遊的態度。

創作者介紹

小口袋

yishi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