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茁's (圖創作/茁)

這是一種癮。

 

SKIN FOOD Olive Cuticle Remover Pen很油很滑,但無法解圍。

GLYSOMED Hand CREAM很清爽,但於事無補。

IRISH WHITE MUSK HAND CREAM 才用過一次,所以派不上用場。

SUISSE PROGRAMME 滋潤到可以隔天就全都好起來,所以懶得開瓶。

L'OCCITANE 吸收力很強,但不常用到可以將要到期。

WORKING HOUSE MILK HAND THERAPY 又香又滋潤,但多個旅途一路相隨壽命不減。

JURLIQUE HAND PICKED ROSE HAND CREAM DUE還沒有從盒子裡拆封,完全不知道效果。

 

 

下猛藥,

連美美的SKIN FOOD藍色秘密和晶瑩剔透,MISSHA NAIL POLISH都慘遭毒手,

更不用說BOURJOIS的夏季限定版,和MISS AROMA NAIL COLOR。

 

最後只能用盛碘溶液和膚色透氣膠帶裝模作樣。

 

 

阻止不了左手傷害右手,

也無法說服右手停止對左手發動攻擊。

 

 

這著癮的歷史不可考,

分佈的年齡層非常廣泛,

好發於焦慮  無聊  被罵  緊張  無所適從  慣性行為的當下。

疼痛感與症狀可以變化出各式各樣的下場。

 

 

它的重要性甚至讓顏茁為了它,

拍下親朋好友的雙手作為範本以供這件九張小油畫布組合的創作。

想當初我也貢獻了十根手指留影存證。

 

 

有千千萬萬個理由以防戒掉這個癮頭,

免得負面情緒找不到藉口。

 

 

我可以為這個一點都不光榮的病症編一套繼續發病的正當說法,

但這次我必須宣布,

 

 

 

 

在2010年11月18日前要是成功的戒掉它,

 

 

我就是女中豪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shin25 的頭像
yishin25

小口袋

yishi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